来自无声世界的呼声 - 广州助听器_广州西门子助听器_广州天河区助听器_广州海珠区助听器——广州耳聪助听器
全国免费服务电话 400-666-2127    

来自无声世界的呼声

2015-09-24

聋人是社会的弱势群体,他们的生存状态如何?他们的所思、所需、所求又是什么?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近日,走进这群特殊人群,倾听他们内心的呼声。

手语:其实局限不少

今年69岁的孙文权,号称市聋协的“笔杆子”,他和记者约定了见面地点——镇江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,适逢聋人协会例会,所以记者见到了一屋子聋人朋友,至少三四十人。

可是,现场没有一位手语翻译,记者与他们无法交流。没辙,市聋协主席吴立庭,以及孙文权上楼请来手语翻译——市残联培智园老师霍受燕。霍老师今年50多岁,一直在用手语,与聋人沟通没有障碍。

现场还有一位名叫谢青青的年轻人,刚从南京特教学院分配来,即便是她,要看懂吴立庭的手语仍有困难。霍老师道出了其中原委:特教学院教的是普通手语,而一般聋人交流大多是“自然手语”,其中还加进很多“地方手语”,这就像普通话和地方方言,即便是本专业的大学生,要完全搞懂手语,仍有待学习。

吴立庭的手语动作极快,他双手并用,不时拍打手背、胸前、脸颊等不同部位,嘴里还发出一些嘟嘟声,帮助记者理解。其间,他还与孙文权进行交流,两人沟通可谓无隙。

每次霍老师要问问题,若吴立庭不注意,霍老师就不得不拍打他的手背,或者肩膀。而往往这时,吴立庭正沉浸在自我表述的状态中,看不到别人的动作,而拍打是引起他注意的唯一办法。一个多小时的沟通,记者没记下多少内容,可吴立庭的手背已被拍出一叠红印。

想打招呼,健全人只要发个声就行,而对聋人朋友来说,如果对方没注意,只有与他身体接触他才能知道。这种沟通局限,在聋人的生活中,时刻都在发生着。

呼声:养老状况堪忧

“十聋九哑”,聋人很忌讳“哑”这个字眼,可这却是他们面临沟通时的真实写照,归纳聋人的“老大难”,不外乎每天面对的生存、生活、养老问题。

以养老来论,“老年聋人由于语言隔阂,无法与社会融合,只能生活在聋群狭隘的小圈子内,他们身体不好、行动不便、又无经济实力,如果再加上空巢因素,老伴去世等原因,其境况更令人揪心,他们大多封闭在家中,精神处于孤独无望的边缘……”这些文字,明明白白地写在了孙文权的报告中。

按照孙文权的想法,期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建立一所专门针对聋人的“托老所”,可是慢慢地,连他都觉得这一想法不太可行,“这么一大笔的先期投资,后续管理还要跟上,不是眼前就能解决的。”

当天,聋协会议讨论的结果是,先解决聋人的生活问题,这才是“当务之急”。

在这方面,他们已经做了一些先期摸底工作,排出了一份镇江市特困聋人情况调查一览表,上面写着16位特困聋人的姓名、年龄、住址、特困情况,记者注意到,其中年龄最大的是家住荣庆新村的林学洪老人,他今年已76岁,而特困情况一栏中写着:“中风瘫痪、鳏居、无工作、无生活来源”,其境况着实令人担忧。

近年来,我市各类爱心团体影响日益壮大,但针对特困聋人群体,却依然少有关注。对此,市残联群工处华志刚处长认为,不排除一些社区居委会,对辖区聋人不太了解,缺少一定的推荐环节;同时,各辖区残联,主要是针对残疾人群体开展工作,对特困聋人的特殊困难,也考虑得较少。

聋协:勉力寻求改善

在这一状况下,市聋协一班人拿出勇气,仍然勉力而为之,争取尽可能多的关注度。

在当天市聋协的议题中,吴立庭总结出了好几条,他打着手势,逐条给记者解释:

“以省内来说,目前扬州、常州、南通、徐州等城市为聋人办理了免费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优惠政策,无锡等城市已确定残疾人收看数字电视收费半价优惠,而我市在这方面还没有起色。新建成的残疾人综合服务中心离市区较远,聋人坐车多有不便,期望恢复使用原先市区的老活动室,方便大家活动。”

谈到就业,孙文权很有想法:“聋人就业是残疾人就业中最难办的事,尽管他们四肢健全,能够胜任不少工作,但是因为语言交流问题,很多单位拒绝招聘聋人。而聋人中有一技之长的人较少,需要加强聋人的职业技术培训。同时,聋人职工反映工作待遇不公的情况时有发生,一些私企强迫聋人加班加点,聋人与健全人同工不同酬的现象也不同程度存在。”

面对以上的种种不如意,吴立庭表达了自身的理解,在与记者的“书面交流”中,他写道:“我提出的这些情况也反映给了残联领导,但有些问题不是残联能解决的,必须动员社会各方面,逐步解决。”

这是一种积极的态度,尽可能维护聋人自身权益。在吴立庭的想法中,“至少,我每年要为聋人朋友办好一件事情。尽管这很难,尤其在当下,似乎越来越难。”


Copyright © 1998 - 2011 耳聪广州助听器有限公司版权所有